《萌宝来袭:团宠前妻不好惹》小说最新章节,霍容,俊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小说:萌宝来袭:团宠前妻不好惹

小说:萌宝

作者:柠月如风

简介:六年前她丢下一纸签了字的离婚协议,带着他的种子远走他方。六年后再重逢,他是权倾星海市的商贾巨子,而她则成了他的女下属。他步步紧逼,她节节败退。在被他毁了自己的第N次相亲之后,薄烟终于忍无可忍,“霍容深,你到底想怎样?”霍容深:“想娶你。”“……”婚后某日,霍太太扶着酸痛的腰,“霍容深,我要去上班!你不能剥夺我劳动的权利!”“劳动?”霍先生冷笑连连,“你想晚上加班就直说!”

角色:霍容,俊颜

萌宝来袭:团宠前妻不好惹

《萌宝来袭:团宠前妻不好惹》免费阅读

华灯初上。

装潢华贵的别墅笼罩在一层朦胧的夜色中,二楼主卧内,能砸的东西几乎都被砸了,乱七八糟一地狼藉。

薄烟站在其中,感觉就连呼吸时胸腔内都翻滚着剧痛,似是刺进了一把尖刀。

她双眼通红,有透明的泪珠沿着脸颊无声滑落,纤瘦的身子颤颤发抖。

“发泄了?”

沉默良久后,站在门口的男人总算是出了声。

他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透着无边的阴鸷,淡薄的语气像是在询问一个任性吵闹的孩子,足够包容,却也足够冷漠。

薄烟盯着他,突然痴痴的笑出声来。

这是霍容深,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。

十月怀胎,生下来的孩子被人抱走,她发了疯的满世界寻找,而他却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。

她用尽了所有能用的方法,可孩子的下落却如石沉大海,再无踪迹。

薄烟握紧双手,却抑制不住全身的颤抖。

自孩子丢失的这一个多月以来,她砸了不知道多少东西,可每次在她砸完后,他都会在第二天让人送来新的。

此刻,她身上穿着睡衣,本就纤细的身体连日来因为不肯好好吃饭又瘦了一圈,脸色也憔悴得很,像是大病了一场。

霍容深的衣服被她丢了一地,满地的玻璃碎片洒在地上,让人几乎寸步难行。

她狼狈不堪,而他衣冠楚楚。

“霍容深,”薄烟嘴角扯开抹笑,却比哭还要难看,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更是破碎而沙哑,“我在你心里,到底算什么?”

男人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,沉默无言。

“你不爱我,却娶了我,孩子被人抱走,你自始至终未曾流露过半点担忧紧张……”她喃喃的说着,短短几句话,却仿佛把这一生的力气都用尽了。

霍容深依旧不语,俊颜沉浸在月光内晦涩不明。

半晌,他才掀了掀薄唇,还是一贯的惜字如金,“孩子,我会找回来。”

轻飘飘的语气,像是丢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,而不是他的儿子。

薄烟理智全失,抄起手边的水杯砸向他。

男人微微侧首,杯子擦着他的侧脸堪堪砸到后面的门上,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
“霍容深,被抱走的孩子不是别人,他是你的儿子!你现在站在这里跟我用无关痛痒的语气说着话,仿佛在帮我的忙一样,你还是不是人?”

她质问的声音宛若压低的嘶吼,忍在眼眶里的泪水又淌出来。

霍容深蹙起眉,眼里露出明显的不耐,“一个月了,还想闹到什么时候?”

闹?

所以在他眼里,她的痛苦,只是一场闹剧?

薄烟沉默下来,突然连质问他的力气都没了。

霍容深踱步走到她身边,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“不早了,你先去休息。”

她却面无表情地推开了他的手,说话的声音很轻,却很坚定:“霍容深,我们离婚。”

闻言,他温润的眉目间顿时显露出阴戾。

霍容深握住她肩膀的五指收拢,漆黑的瞳孔倒映出她苍白的脸,一字一顿冰冷刺骨:“休、想!”

“这段婚姻早已经支离破碎,是不是把我逼疯了你才满意?”薄烟又举起台灯想要往地上摔,手扬起的那一刻却无意撞到了他眼中的阴暗。

她手腕陡然翻转,把台灯砸向了他的头。

霍容深来不及躲避,硬生生被她砸了这么一下,鲜血顿时从头上流了下来。

他却依旧面不改色,也没有发怒,抱起她就要往床上放。

薄烟怔愣几秒后回过神,连忙拼命从他怀里挣扎下来,双脚落地时踩到了玻璃渣子,痛得她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她强忍着,转身拉开床头柜,从里面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,然后“啪”的一下砸到他胸口,“签了,离婚。”

霍容深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,无非是离婚协议书。

这段日子,她每天都会让他签一遍这个。

他没接,任由纸笔都掉在了地上,看着她被玻璃渣子扎破的脚掌,眉头忍不住皱得更紧,“先去上点药,包扎一下。”

“不用你管!”薄烟声嘶力竭的朝他吼,然后弯腰又捡起那张纸,“反正早晚都要签的,你想拖到什么时候?”

说完抬起头,同他对视了几秒,却见他眼中一片坚定,比她还要坚定。

她咬着牙,突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玻璃碎片抵在了自己脖子上,另只手则指向了那张离婚协议,“签!”

霍容深没说话,脸色却越来越沉。

薄烟后退几步,手中的力道加重了些,那碎片立刻在她脖子上划开一道伤口,有血珠渗了出来。

她咄咄逼人地质问:“签,还是不签?”

霍容深皱紧眉头,瞳孔被她颈间流出来的鲜血刺痛。

他怎么都没想到,她为了离婚,竟然能以自己的性命相要挟。

女人捏着碎片的手逐渐用力,直到殷红的血滴落下来,砸到地上然后晕染开。

“薄烟!”霍容深连名带姓的叫了她一声,阴冷的声音里不难听出隐忍,“孩子丢了是我的错,你想怎么撒气都可以,我容忍你无法无天,但离婚,这辈子你都别想!”

话音刚落,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。

他摸出来不耐烦的掐断,对方却坚持不懈,像是他不接就不罢休似的。

霍容深没办法,只好按下接听,“喂。”

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,薄烟看到他脸色瞬间紧绷了起来。

挂断电话后,他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才转身离开。

卧室内的气氛恢复寂静,薄烟精疲力竭的在床头坐下,直到天亮,都未曾再瞧见他的身影。

她拿过那张离婚协议书,颤抖的笔尖落上去,写下歪歪扭扭的两个字。

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,有种灵魂被剥离的疼痛。

签好后,坐在那里缓了缓情绪,然后打开衣柜,找了几件衣服塞进行李箱里拖着下楼,一步步慢慢地走出去,走出这座承载了她三年婚姻的别墅。

她最后留给他的东西,是一张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和满室的狼藉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柠月如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dlanyun.com/xiaoshuo/19610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