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风,庄云_《赊刀秘术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赊刀秘术

小说:悬疑

作者:25小时

简介:“要刀吗?我可以赊给你,等你称皇永生,再还。”赊刀人言止,因果断落。他留下的不是谶语,而是换命的刀。

角色:陈风,庄云

赊刀秘术

《赊刀秘术》第1章 赊刀抵命免费阅读

夜晚将至,林策和师父庄云寻了一处民宅留宿。

屋主人叫陈风,是个皮肤黝黑的药农,大半生都在村边的山里头采集野生药物,十分健谈,他女人叫文虹,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但为人朴实,干起活来手脚利落。

夫妇二人得知庄云是江湖上早已死绝的赊刀人,颇为好奇,烧了一桌好菜,热情地招待着他们。

饭间,屋主人陈风说他小的时候,村里隔段时间就会来个赊刀人,他们的刀具只赊不卖,称谶语到了,再来收钱。

说着说着,陈风指着天井下的镰刀道:“这是老头子当年给我赊的刀,说是等我娶了媳妇再来收钱,放到现在已经二十几年了。”

庄云淡淡回应:“人总要成家的,这种账赊多了,就赔不了。”

“那可不是,那时可没多少黄花大闺女,老头子可担心了。”陈风哈哈笑着,给一旁的小孩林策夹了块腊肉。

林策一直埋着头吃饭,客套声后就没了下文。

“孩子呢?”庄云忽然冒了一句。

陈风脸上顿时没了笑意,叹了口气:“年前给人贩子拐了,眼看比您这小徒弟大些,八岁多。”

报了村里的治安,封了路,又搜了山,都没能逮到人贩子,没办法,只能当做死了。

餐桌上,一直沉默的文虹重重地吞下米饭,咀嚼慢慢停止,眼神空洞,不自觉地流下眼泪。

这实在不是一个让人有胃口的话题,没人期待后文,各自默默地吃着。

乡村的夜晚静寂冰冷,门外无一点灯火,漆黑一片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山和树的轮廓,如水的月光洒进天井,甚至盖过了屋内头顶那盏昏暗的老式灯泡。

庄云忽然睁开半合的眼,说道:“未必。”

陈风夫妇登时愕然。

庄云不作任何解释,缓缓起身,走到天井下,拿起那把老旧的镰刀。

月光下,刀尖闪着银光,锋利如初,岁月仿似与它无关。

“要镰刀么?我可以赊给你。”庄云说:“等你儿子回家的时候,再还。”

夜风瑟瑟,飘在刀锋上的落叶当即被划做两瓣,如同宿命的因果被就此切断。

这一夜,陈风夫妇二人都没能睡上好觉,大字不识几个的二人,对于神鬼之事是相信大过怀疑。

次日,林策和庄云再次上路,但这次他们走的很慢,斜阳西下时,两人才翻过一座小山,回头望去,还能看见刚刚离开的村子。

“今晚野宿,无论看到什么,都不准动,不准出声。”庄云叮嘱过林策,就开始闭目趺坐了。

林策知道老人家这是要打坐冥想了,但他不知道为何每天都要一动不动地坐上几个钟,也不明白这半睡半醒的状态有何意义。

记事以来,庄云就只教他拳脚功夫,从未教过任何关于赊刀之类的东西。

也许是因为老头忽悠的人多了,担心晚节不保,想要个打手。

林策一直这样以为,毕竟他从未见过庄云收回赊出去的刀,都是蹭吃蹭喝后就拍拍屁股走人。

常岭村里,文虹在庄云师徒离开之后,就一直缠着陈风问:“你说那老先生的话准不准?”

“当然准啊,赊刀人的话都准,不然我怎能娶到你?”陈风笑呵呵回应。

文虹闻言笑了,笑了许久后,恍然回神,连忙跑去收拾儿子的房间,说要早做准备。

陈风已经很久没看见文虹笑了,他看着角落里的镰刀,心里一阵酸。

只有他知道,他儿子是回不来了。

儿子走失那晚,他就在离家不远处的鱼塘里发现了儿子的尸体。

跟他一同发现的还有个老人家,陈风担心文虹经受不住刺激,就悄悄把儿子埋了,并恳求老人不要说出去,慌称看到人贩子拐走儿子。

老人家见文虹已经疯疯癫癫,就同意了。

上个换季时,那老人家没能挺过去,一命呼呼了,如今这事就只剩陈风一人知道。

入夜。

文虹烧了两盘下酒菜,允许陈风今晚喝两杯,如同以往过节一样,说是要提前庆祝。

陈风微低着头,借着阴影,不让文虹看见他泛红的眼。

文虹也跟着陈风喝了一小杯,嘟嘟囔囔地猜想着儿子何时归来。

就在两人一来一回地交谈时,门口传来忽然一阵哭泣声。

两人愣了一下,沿声看去,一个小男孩正站在门外哭泣。

月色朦胧,看不清小男孩的模样,只能依稀看见他身上的衣服正一直滴着水。

眼力较好的陈风赫然认出,小男孩穿的正是自己儿子死时穿的衣服。

一股凉意自脚底升到头顶,原本酒红的脸登时变得煞白,脑子里嗡嗡作响。

回过神来,文虹已经半跪在小男孩跟前,两人抱头痛哭。

陈风来不及细想,连忙抄起凳子,跑了出去。

小孩见陈风气汹汹,吓得缩进文虹怀里,跟平时调皮惹祸,担心挨骂的模样一样。

“你干嘛!吓着孩子了。”文虹瞪着眼,像要吃人一样。

陈风勉强挤出一声笑:“这不是担心还有别人吗?”

文虹恍然,连忙将小孩抱回屋去,也没注意到陈风由白转青的脸。

屋里,厅内。

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小孩嘀咕咕说着话,瞥了一眼陈风,见他一直死死地瞪着自己,连忙缩回眼光,委屈地低下头:“……然后就不小心摔到六叔的鱼塘里了。”

陈风的心砰砰直跳,淹死他儿子的池塘确实是他六弟的,尸体也是他埋的,可眼前这个跟他儿子一模一样的人又是谁?

他不敢细想,深吸了口气,将剩余的半碗酒喝尽,借着酒胆走向山里。

挖坟验尸!

这是陈风唯一能想到的方法。

他也算机灵,担心这不干净的东西趁他不在,害了文虹,于是招呼来左邻右舍,说是孩子回来,要庆祝一下,让大家去屋子里等着,他先去田里刨几个菜。

农村里的夜向来没有娱乐节目,况且大家伙牵牵连连也都算是亲戚,没理由不搭不理,于是都往陈风家去了。

漆黑的山路,伸手不见五指,稍有一点风吹草动,就能把陈风吓出一身冷汗。

心里越怕,脚下就越快。

这条路,他隔三差五就会走一趟,非常熟悉。不会儿,就看到一处微微鼓起的土堆。

那正是他儿子的墓。

没有碑,没有杂草,只有不远处满地的烟头,那是他留下的。

陈风喘着粗气,顾不上休息,一锄一锄地刨开土。

由于没有棺材,只是简单地包了张草席就埋了,所以他不敢太用力,而是像拖地一样推开土。

夜黑风高,陈风越挖心里越没底,恐惧在心里不停咆哮着,他清楚记得他当初并没挖得这么深,可如今已经挖到生土了,却连草席都没看到,更别说尸体了。

黑云散去,皎洁的月光再次照出。

陈风赫然发现一道人影随着光线印入坑内,心里一咯噔,猛然抬头。

“谁!”

陈风忙架起锄头,壮胆式的大喊。

月光下,庄云拧着已经昏迷的林策,静静地看着陈风,没有说话。

“大师!”

陈风连忙爬出,他已经不再认为庄云是个简单的江湖骗子,手脚不停发颤,说话都不利索了:“我现在家里那娃…是人是鬼?”

“人。”庄云的语气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有了庄云的准信,陈风松了口气,欣喜若狂,连忙磕头道谢。

“赊出去东西,是要还的,人命还需要人命来填。”庄云面色阴冷,像是前来索命的鬼差。

陈风僵住了,这是要他的命去填?

他实在没想到,刚一家团聚,如今又要阴阳相隔,早知道如此,就应该好好说句话,而不是跑来这里挖坟。

无尽的悔恨甚至盖过丧命恐惧。

陈风恳求道:“还!我一定还,求大师,让我回去再看一眼儿子…”

庄云没作回应,而是将手里的林策抛向陈风,说道:“你的帐,我替你还,这小孩你好生养着,他赊刀一刻,就要把他赶走,不能再有交集,记住…”

陈风听罢,茫然不已,回念一想,高人肯定是有办法让大家都平安无事,谁知抬头一看。

火焰从庄云体内冒出,瞬间蔓延全身,顷刻间就将庄云烧成灰烬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dlanyun.com/xiaoshuo/1490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